当前位置:淮安市鹿丰乳制品有限公司社会18岁女孩深陷性瘾症:一周至少三四次 父母就睡隔壁
18岁女孩深陷性瘾症:一周至少三四次 父母就睡隔壁
2022-09-28

只是需要拍一些照片,你就可以轻松收入过万,你相信吗?

并且再也不用挤地铁起早上班,也不用受上司的约束,你心动了吗?

一些裸露点的照片,加上一些隐私性的视频就能获得点赞和收益。

这就是最近备受关注的——福利姬。

桃桃的18岁

姬在日语里是公主的意思,福利姬指的就是售卖自己的照片和视频,来赚取钱财和好评的女孩。

而这些照片和视频中很多是福利姬本人的大尺度照片。

福利姬桃桃今年18岁,从她做福利姬的那一天起,她就游走在灰色地带,沉沦在欲望之中。

夜深了,桃桃从床上爬起来准备接待她的第31名客户。

她拿起床边的手机打开闪光灯,走到房间的另一头。在书架里拿出另一部手机,随后开机联络客户。

桃桃穿着浅蓝色的JK制服,蓝色的裙摆在微妙的角度下轻轻翘起,隐约可以看见下面白色的底裤。

“我们开始吧”

随后房间里混着月光响起了稚嫩暧昧的喘息声。

而在桃桃的旁边放着桃桃的语文卷纸,隔壁房间的父母也早已进入梦乡。

而这样的起夜对于桃桃而言已经成为了一种规律,一周至少三四次,每次维持30-40分钟。

桃桃是一名福利姬,以上就是她的工作内容,而男人就是她的服务对象。

一个月前记者在推特上无意间刷到了桃桃的推特,桃桃的主页上带有大量的敏感色情字眼和性感照片,

并且在桃桃的自我介绍里写着这样的简介:一只可爱的福利姬,电爱10min/50元,文爱30min/50元。

记者对这些符号感到迷惑,于是打开检索,进一步了解桃桃的世界。

原来桃桃是一名高三学生,成为福利姬已经有大概两个月的时间。

桃桃说在别人眼里自己是一个生活富足,成绩优异,父母也很和谐的幸福小孩,但是在福利姬的世界里她把自己定义为性成瘾患者。

她躲在网络背后,穿着极其暴露的二次元服装,大胆地展示并且售卖自己的肉体和欲望。

桃桃福利姬生涯的开始还要退回到2020年8月,疫情在家的桃桃拨通了一名认识了两年的男网友的电话。

桃桃和他通过网游相识,这个比她大7岁的男性在现实中有稳定的另一半。放下戒备心的桃桃和他聊了很多敏感的两性话题。

敏感,刺激,冲动。

终于在网友的引导下,桃桃尝试摸索自己的身体,开始了人生中的第一次电爱。

从那以后,桃桃对电爱有了强烈的欲望,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几乎每天都在自慰。

18岁之前对性没有任何想法的桃桃,如今却被自己的身体捆绑住。

性成瘾患者

那之后的桃桃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她上瘾了。

于是2个月后,她模仿着运营成熟的其他福利姬的账号模式,在推特上也自己经营了一个福利姬账号。

成为福利姬的过程比桃桃想象的要轻松的多:上传大尺度照片,附上色情关键词,用国外手机号注册的微信添加客户微信,发送想好的价格。

就这样18岁的桃桃成为了福利姬这个灰色群体的一部分。

桃桃告诉记者,之前自己很歧视,但是后来她发现其实这个圈子里,挣钱并不容易。

家境富足的桃桃本来只想找一个固定对象消耗自己的欲望,但是几次下来,她感觉既然能够快速消耗欲望,对象是谁也无所谓。

而且又能消耗欲望又能赚些零花钱,这并不亏。

目前桃桃最困扰的问题就是怎么开展业务,快速涨粉,增加粉丝黏性。

成体系的福利姬都有自己的团队,成熟的团队帮助他们通过淘宝的情趣内衣买家等途径进行引流,

建群增加客户的黏性,并且还有成熟的会员体制,还可以提供费用较高的一对一服务。

但是桃桃也知道进了团队就要受人摆布,而自己还没有想好未来怎么规划,自己还不是那么想成为金钱的溺亡者。

她还想保留一些自己一退再退的底线。

所以桃桃自己摸索着这个圈子的规律。

而桃桃在入圈两个月后,就摸清了大致的规律,短短两个月,她的推特账户粉丝就突破了1000,

她每天也会发福利和潜在客户线上互动,于是越来越多的客户在私信里跪舔她的照片,想要和她交易。

而一些客户出手十分大方,一次交易下来,桃桃就能买一套很不错的JK制服。

有时候桃桃也会觉得很疲惫,但是当被问到为什么不趁早退圈时,桃桃说她贪恋那种反差感。

在某种程度上福利姬和偶像有着相通之处,客户喜欢的是桃桃塑造出来的形象,并不是喜欢真实完整的她。桃桃在乎的只是追求刺激。

但是最让桃桃害怕的并不是越来越不知道刺激之后还能留下什么的自己,也不是沉沦于肉体与欲望的内心。

目前桃桃最担心的是被发现。

一生的代价

对于桃桃而言最重要的就是做到不被现实生活中的人发觉。

做福利姬的两个月里,桃桃不敢露脸。

因为在网络上备受追捧的她们一旦回归到现实,她们身上的标签一般是“荡妇”“小姐”。

不仅仅是不能露脸,桃桃的照片里也不能出现过多的背景。因为总会有网友能够通过背景等等蛛丝马迹扒出福利姬的生活区域甚至详细地址。

说起来很讽刺,靠着镜头挣钱的福利姬们最怕的也是镜头。

而网友们不仅仅在乎网络上她们的身体,更致力于找出生活中她们真实的相貌。

一个资深的福利姬,在退圈两年后仍然不敢直视镜头,直面陌生人,无论是坐地铁还是在炎热的大夏天都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获取利益的代价就是失去生活的自由。

18岁的桃桃告诉记者她以前最喜欢的电影是怦然心动,但是如今的她已经很久不再看电影了。甚至已经不想再恋爱,因为她怕自己的伪装被人发现。

她深信没有人会接受这样的自己,于是她在人看不到的地方沉沦。

其实桃桃的故事仅仅是一个缩影,大部分的福利姬都集中在未成年,初中生,高中生,甚至是小学生。

有人说,当福利姬过了20岁,就不会有人垂涎你的身体。

于是福利姬的快速更迭,使福利姬群体逐渐规模化,组织化,而随之而来的也是一套成熟的盈利体系。

最开始在国内受到管制的福利姬由于微博的整改于是迁徙外网,随后没有了束缚的福利姬开始越发放肆,交易内容越发淫秽露骨。

从软色情照片到视频语音再到文爱,电爱,磕炮。福利姬的交易开始没有下限。

也有人说这不过是两厢情愿的交易,我们无权指责。

确实,每一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但是有时候环境和选择会左右一个人的人生,让你无力掌控。

很多的福利姬由于习惯了赚快钱的模式,在更迭后大量走入了现实生活——援交。

只要有钱没什么不可以。

她们愿意去客户指定的城市陪吃陪玩陪喝,只要客户给出理想的价钱。

福利姬不断地物化自己,成为了客户的怀中人,成为被金钱支配的工具,更成为了自己欲望的阶下囚。

无论是在我们国家还是国际上,拍摄,制作,传播未成年儿童的威胁,性侵照片都是违法的,也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而福利姬中很多人都是未成年群体,可能他们只是刷到了一张图片,为了一件漂亮的衣服,于是本来是刚刚绽放花蕊的她们,走进了错误的探索。

她们对自己的身体还不知道有多珍贵,她们不知道以后的生命里,她们要用一生来掩盖福利姬这三个字带给他们的回忆。

不敢提起,又无法遗忘。

那些照片和视频永远都不会消失,又或者以后的人生里会有无数的欲望继续捆绑住自己的身体。

这才是一生的代价。